九二七

IMG_7775.jpeg

「不好一直沉溺于悲伤」,我对c说。羞愧后再附一句,「我最近也是如此。」

事实上有时候也挺享受伤情的,悲伤到极点,烂成一坨泥,什么都不管了因为管不了,什么都不想了因为想不了,到后来发现这就只是在尽全力的放任自己而已,有时候来点不也挺好。也许在这还没有什么重大责任的年纪,还是有一部分的自己想时不时证明自己还是有权利任性的,也许就稚气还在,还没全熟啊。没关系,不着急,别着急。

提不起劲,我说应该是需要多点运动。

独处的时光我被情绪思绪吞噬,躲到小角落,有点冷、有点暗、没有人、也没有想让人进来。写道……「希望自己是泡泡,透明,消失,也没有人受伤或难过。」

不能自己呆着了,我带自己到城外一个小型演唱会,官方说别迟到却迟了半小时才开始,听了两首就呆不下,走了,是天也太冷。

回家蜡烛移了位置,J来过,一束粉红色的花,灯还没开,先把红酒瓶放进冰箱里,猛喝水,渴。有人敲门,我以为邻居想我看他刚组装的摄影棚,「不是时候啊」我心想,看进猫眼看不见人影,钥匙声,开了门。原来是J呢。心沉了一下,自己把自己拾起来。

看见他心会融化,那双眼睛露出的眼神,弯弯的笑容,手上又多了一束花的他说那粉色没那么好看。暖心的同时更难过了。这几天的低潮让他遭殃的其实不少,自责的同时也是还没有准备想将这「尽情享受悲伤」就此结束。觉得自己无趣又野蛮,还有得哄,不应该。

他轻轻的抱抱我,「你还好吗?」,再亲吻我,而我更在意满身是汗粘腻的我会不会恶心。

我缩得小小的,不知道能说什么,只满是惭愧,抱怨说演唱会不好听还迟开始害我跑远了一趟。再一开口一句话就眼泪溃堤,说就难过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难过但就是很难过,在一句「我想我爸爸」

今天是他的忌日。3年我说,还是那么难过,我笑出声来我说我真是很戏剧化,现在看回去那举动是连自己的难过都无法包容。他紧紧让我在他怀里哭着,安慰,我忘了自己的粘腻,哭着深呼吸。我知道没事的,总是都会没事,但这隐隐作痛也许就是永远在那了,就接受好了。

 

薰衣草的味道。

 

IMG_7832.jpg

有时候心里还是有些怨气,怨为什么他没能参与我的生命多一点,长一点,更重要的是「好一点」。

但其实也许,释怀了,只剩下思情,没有怨恨了。

//

他们诚恳向我道谢,让我有点不好意思,我一开始也没想让他们知道,但那些感激让我满是感动。我很感触的回谢,我说,你们给我的是更多更多我不曾看过或会相信的。

//

生活对我多好,但有时候我还是会不小心看不见,有时候还是会不小心放大悲伤。但我知道,我总知道我还是有我自己……

其实更不可思议的是,我有了多一个「自己」,他也许是他派来的天使。

九零七

自愈能力是其一超能力。点进博客小标题写着wild & free,轻轻的问了一下自己还有什么wild的成分残留吗,我都忘了我上一次狂是什么时候……写着,好吧,还有的。

其实三餐里我最喜欢早餐,我喜欢一醒来吃东西的感觉,到了晚餐我就没太大的劲儿,或者说饭后感没那么好受。家乡的习惯是晚餐最丰盛,合家欢乐共聚一堂。但睡醒的我们不是更需要多点食物来启动迎接新的一天吗?到了夜晚吃那么多也没有作用,不知道,当自己生活,可以决定很多事情,几乎所有事情,从中更多的获得也许是可以研究自己。

喜欢看人们习性,我更喜欢往内延伸。有一次和J在一超级热闹的酒吧,整间酒吧成了舞池,两层楼的人,肩膀靠肩膀,胸膛贴胸膛的。我到吧台想点杯什么,「太多人了」,左手边有杯子和一壶水,好吧。我站在一旁看着人们狂欢,出奇的舞步,欢乐的氛围,我不寂寞,但也没有想加入的兴致,那几天下来的,我就只想静静充电,只是观察,我也乐在其中。

恋爱或任何很深入的情感,和另一个人能赤裸裸的相处,让另一个人住进自己心里,我们真能学习到很多,看见人与人之间的差异,价值观上的,心灵思想上的,相信的魔法,拥有的“超能力”。多奇妙。那晚我和J头搓头的拥抱,发出不是呻吟,谷歌说可以叫喉音的交流,我也喜欢看自己这动物的一面,他说没有拥抱可以战胜那一个。

 

还有想一提的是我的中文,文字也是一门艺术,跟画画一样,技法技术层面可以好好学,但内容和表达的方式或许很难被指导。我想我画画技术是有在但内容题材还在很虚的阶段,写字就内容比较流畅自由流露就技术有待加强。没法十全十美,但也因此有很多进步空间是吧,但我也想相信这就是其美之处吧。

这么一写是想鼓励在阅的你,有什么想做的,做就是了,做多错多是真的,但又如何,你的人生就是你付出多少而获得。收到反应的同时,也问问自己有没有时常去插手别人在做的,插一脚如果是良性的鼓励那无所谓,如果是自己的喜好或说“如果是我我会……”,那就留给自己去做,看看自己做的怎么样,也许没有丁点必要去干涉其他人的付出。会说的人真的满街都是,在做的人又有多少?

昨天完结了本有点抑郁又充满别的感受的好书。有点长时间没遇到这么喜欢的,挺推荐,但同时我也觉得不是普遍大众口味的书。我最喜欢的点是作者写得很生动,写很多内心层面的交错情绪,啊,我想再看一遍最后的章节。但还是得先声明,题材比较沉重,主要就一女子一年嗑药休眠的内心戏。我还真是对任何和毒品有关的最感兴趣了。

IMG_6747

有一时期觉得电子书可以节省空间,方便又轻便,但现在还是觉得实体书无法被取代,唯有善用图书馆呗。

 

多喝水。老朋友w从前每时每刻叮咛“多喝水”。不知道是不是他妈时常这么对他说,他后知后觉觉得妈妈还是最好,最爱我们的,然后想把那美德和精神学起来,(听周杰伦的“听妈妈的话”,还是这么好听)还是我口臭呢,没人跟我说过,你会想知道自己有没有口臭吗。

多喝水是真的。多呼吸,深呼吸也是真的。

IMG_6748.jpg

绿茶(下次别放酸苷),椰水,气泡水

 

自愈能力。w其实是一蛮重要的人物,也许是刚好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出现,后来的我也不知怎么说下去。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次的质量谈话,他说我总能自己哭着说了一堆然后痊愈然后继续前行。而今早起来也就写了一回,对自己念了一堆泪流几行后感觉清爽开明。即使天灰灰,阴沉沉,也别再苦着脸揪着心。自愈能力跟任何什么都一样,是靠练习的。

影响力,妈妈说。你是一个好人,有人说。不知道为什么去相信这一块的时候有时让人更难过。多愁善感,敏感的人儿啊。「平静,简单,和平」,我写到。想修炼成仙了吗,看《道德经》,《悉达多》,还有一本IMG_6751.jpg

学习好像真的比什么都来得好玩。

我写给弟弟的信里说“……不要害怕道路上的孤寂,人生苦短,也许只有足够时间去证明给自己看。”

我也不记得我不是这样子的时候的样子了,我也忘了很多曾经的自己,但还是记得一些的,也许就只需要那一些,也许也都不太被需要。

 

谢谢你的关注,我们多少都渴望着一些。

八二七

D曾说,“有钱花钱,有时间花时间”。这么一说,时间和金钱似乎要同等地位,细细想一想好像真的是这样子没错是吧,但到后来,要的不都只是时间。

存在却不在。有位老师一次给我说她接下来想创作的,问我怎么调这photoshop,她想画一系列double exposure的人像,想标题「你都不曾在」。

认识的第一位90多岁的老奶奶,那时候和S同奶奶去医院复诊,说当时的她在医院当义工帮忙结果不小心被推下楼摔了一跤,结果脚就不曾好过,动了几次手术,有些支架在脚力支撑,就天气转凉的时候特别疼。但奶奶止痛药都不肯吃,说她这把年纪,就脑要好使最重要了。

昨晚写到这里给妈妈来了个视频通话,感触流泪肺腑之言,J走了进来给我带来一大盒蓝莓。IMG_6426看我舒服裸着在被窝里,电视链接电脑显示这难产的第18则或许又是一则只会留在草稿里的文,一本满是方块字的记事本和笔,擦着眼泪挂了电话,紧紧的拥抱。“你该全部都发出去” “它们还没准备好”。

J是个满是冲劲的轻熟男,有着事业目标,自给自足,问过他他说是妈妈的影响,自小就爱打拼。网上卖过超过100样不要了的东西。我记得我那时候从西雅图搬过来三藩市,那边有个电子琴,想卖却有心无力最后还是送了出去。是一种技能。在他身上学到的、感染到的,爱是真美妙。

他总会给我些建议,看我拍拍照片说我可以做摄影,剪剪影片说可以做YT,当个模特也可以,画画,写字。他是我生活上的支持者,想推我一把将业余的兴趣转化为专业。他说的也许我心里某处都有些认同的,我都有想过,想尝试的,很多都有让自己去尝试了。但我也看过一句话说,「你能成为一切你想成为的,但也许不是在同一个时候。」

时间就那么多。是很多的。如果真的够专注,是有足够的时间让我们去做我们想要做的事情。尤其在大学求学期间,你全部的责任所有的自由和时间,就是给你去探索去精益求精一门手艺、集合知识来贡献于这个世界。很多能被干扰的。像是我就是不断的觉得我该打份工作哈哈哈。

但更大的是我觉得这时代的科技,泛滥的资讯难免将孩子的专注力降到最低点,专注时间也被训练得非常短。J那时候上班一位爸爸问能怎么样不让他女儿用社交媒体。我惊讶现在的电话真的能做这些,黑镜子很多事真的哈哈,J是觉得那爸爸不应该,但我其实觉得这位爸爸这么做反而会是在解放她,让她受益,是很好的呢,而且他也说他必须先和她讨论商量,注重沟通这一块非常棒。

成长过程中我们被动的在接触这一切事物,青少年的我们又有多少人能看穿这一切是在干嘛,为的是什么。直到你渐渐长大,或许有些事情已经很难被“矫正”,或者说我们就渐渐适应了而融入了这些,价值观被塑造了。M说她不会想成为第一批试用这些产品的消费者,是渗入我们整个生活的。但想问是否能找到平衡呢。

我跟妈妈说我还是喜欢跟老一点的人聚在一起,她笑着说我也老得太快。也许我觉得我看世界的点跟比较年长的人比较能有共鸣的机会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写文想发文,总会有这「感觉对不对」的自问心态,我在做的和我想要的有没有在同一阵线,「感觉」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也许最重要的元素。我不再觉得是紧绷或要求完美,更多的似乎是我是为我而写,我要是不喜欢,其他的也都不重要。精神上,心灵上的,要的更多是平静,像一盆湖水。也许也被我的专业影响,念美术,沉溺在这些思想里,难免不被这心灵探索着迷,难免不深深陷进去。

J说我看人就看进他们的底子里,不看他们戴的是什么帽穿的是什么鞋,看他们的肢体语言,说的话语和调子,眼神。啊你也不是在这样的看我吗J哈哈哈。(我对面大楼的邻居跟我一样不爱穿衣服,总看见他,一次还偷偷拍了传给我妈,她说,他可能也看过你,我心想,「是肯定」)

谈恋爱很好玩,人说相爱只是第一步,真的。这恋情除了让我有给爱的满满机会,虽然说有时候我水会浇得特别多,但更多的是学习自己,认识自己。但生活有够多能自娱的,但你够爱独处的时间了,难免会变得懒散而不想再耗太多精力社交,有外来的刺激,因为心里有些地方相信,再怎么好玩也没有跟自己在一起好玩舒服。但会闷吧,我想这么想,对我而言其实挺难闷的,但没有那些外来的其他刺激和更多交错的情绪,灵感什么的,不会那么轻易被激发。

人真的很奇妙,生命真的很奇妙。刚刚吃着水煮蛋,剥着壳,吃着,可以感受到我在吃东西,到底我有没有去感受过吃东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怎么样的感觉。转一转瓶装的胡椒粉,这城市生活,可以在一超市买到所有食材,便捷,干净。当自己仔细去看很多事情,变得很敏感,也要随时警惕自己要保持安全距离,敏感也很易碎的,但不碎多几次也强大不起来,所以更重要的还是要明白,要爱自己,要懂起起落落都是人生的一部分,是该被庆贺的每一部分。

怎么选择。记得我曾一贯有的想法是主攻视觉艺术作品,建立观众,有支持者、跟谁者百益而无一害,只要多一点点的努力,善用小聪明,扩张同个时间能受益的,只需要一些事前准备,事后再加一些精力。但经一些时间,对自己有了更多的了解,也随着整个程序的衍生发展,所谓的「感觉」现在仔细一想与当初的有了很大的转变。我似乎不再那么在意观众这一块,我更在意自我认可,是否有能真正去了解自己而接受自己的。

时间。越长越大,有些谜题和不解也许会渐渐被解开,那些别人告诉过我的人生使命和任务。当我细细去观察,去品尝,去拥抱自我,一切的一切好像清晰了一两秒钟。我情绪有点上来的对她说人生多美,我见ta没法就这样没有外来物的帮助也能快乐而感到怜悯。但回到接受,坦然释怀,满满进步,当自己以爱出发,我希望能将心里的结给解开,其余的就让我的小宇宙去处理了。有时候我们抗拒一些事物或许只因我们不够了解,保持开明去给自己的脑袋增添一些相关的知识或许是最明智的做法,比起直接拒绝回避要好。

别丢失自己,那是最宝贵的。

随笔却有丁点儿沉重

人生的奢侈品是不是时间?是不是机会,是不是自由,是不是找到心里的平静,找到那所谓的平衡,自己给自己的快乐。痛苦是自己给的,快乐也是。情感交错的最近,有点疲惫,有点耗尽自己,有点失衡。但知道现在的种种情绪,回头看会只剩下难忘的回忆。放远来看,很神奇的是曾很在意的一些人事物,如今已经变得无感,那记忆还在,但感觉已经烟消云散。人生不变的是万事一直在改变。起起伏伏,似乎是自然的规律,什么时候才能练出真正的无为,真正的平静。

最近很多感激的,很多抱怨的,很多去了解自己的。很多自以为很懂的,但像是生命给你个耳光,有时候还挺讽刺的。唔到了人很多时候,绝大部分的时候都在对抗自然规律,顺着它去不会比较快乐吗?

感受很多的。什么才是真的,什么是想要呈现给别人看的,什么是留给自己的。有时候也只是不想让爱的人担心,但也许他们要的也只是那份真诚的软弱,也不是伪装的坚强。虽然知道这份悲伤回头来看也就只是多一首故事,也想说服自己说去看那些美好,那些让你现在痛苦的美好就好。

其实我也不懂。很多我以为我很懂的,到一个阶段反到证实了我的无知,我多么的不懂,也许这就是成长,而成长也许就是那么一个艰巨。一波一波的坎儿,慢慢我们就会越来越强壮,慢慢我们就能去抵抗更具艰巨的挑战。

可以感受这些感受真的挺好的,即使是难过的、负面的情绪,我想人一生若没有体会体验到这些感受,也挺可惜的吧。

是自己找来的。但也给了自己所谓的机会。挑战总是激励人心,那份冒险心还是很具吸引力。人说开心就好,但如果那份快乐也间接在吞噬你,到最后还剩下什么。理性和感性之间,你自己和你爱的人儿。鱼与熊掌是可以兼得的,她说。也许就看你想牺牲的是什么,或者说想付出的是什么。别把自己想的多重要,或者有着义务去改变什么,放手一搏有时候也许更需要智慧和勇气呢。

信任。要对方快乐,摘花和浇花的道理,到这个阶段的我其实很明白事理,我是想这么觉得的。我爱你,就想为你浇水。她说她会说,我等不好更好的你了。她说这阶段很关键,该为自己着想的。什么阶段我们不该为自己着想的呢?有孩子的时候吗?我也蛮期待到那时候的我是怎么想的。

人生要有期待吧。有着想做的一件事,看待整个世界的精神都不一样了。想着为他人,为比自己更大的什么活着会更快乐,有任务在身的人才能有希望,至少我是想这么想的。

就这么走一招,我们是有所有的选择权的。

说在这年代想真正消失一下下像是比登上月球更困难了,你不回一则讯息就像是你真的发生了什么事。有时候也许就只是单纯的想给自己在自己的空间,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可能也不是吧。可能也没有那么难。

人生是一大学问。

对于YT、IG,我想我变了

草稿有15则,但草稿似乎永远只留在草稿堆里。一早起来,我睡前答应自己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要写那该死的报告,做我该做的份。完成了心情真的是舒畅,我想我就是不做我觉得我该做的事就会很不好受,所以我会去做事不是我真的多么勤奋,是我更无法接受那份不好受。

DEEP WORK,extend attention span。昨天阅了了好多文章,https://www.bakadesuyo.com 强推这网站,如果你想要更好的生活。其实我们什么都有了,什么需要的,都在我们每一个人内心里,想要索求更多的,欲望什么的,我想在专研深入道德经,学习生活的态度。

J在旅游,发了好多随手一拍就美死我的威尼斯街景,那五彩缤纷,那水,那船,我想念那个地方。

这两天一支YT影片收到不怎么讨喜的评论,有位人士要我“please try harder”。怎么说心里的滋味,多少让我思考,阿不然我也不会写个文小吐槽,吐槽这次贴切吗?不管了。结果后来我看了看,发现那支影片有了21k的view呢,我是多久没有去我的频道兜圈了。有人生气可能可以理解吧,毕竟我是真的得到了太多不应该的关注,为什么?就因为我的标题照有我好看的屁屁吗?真的就是这样吧(科科)。我觉得很可笑呢。其实我一丁点都不觉得抱歉,虽然听起来好像有点小自大的,但我做那影片就为记录我和我家人的美好时光,我放上去也没有在伤害谁。我还记得我之前一直在说我不想浪费别人的时间,发一些没什么营养的视频,但有人告诉我,观众要不要看是他们的选择了,你不必“自责”。是啊。但也让我想,很多我觉得更值得被关注的一些人事物,反而没有比一些较“低级”的内容被关注。

但再想了一想,也许就是这样的吧,也许世界就是这样。没什么好坏,就是是这样的罢了。

“有的人会变老,但都不会成长”

我对人这回事很感兴趣,我喜欢观察,了解,研究人。为什么会有人这么想?为什么会有人这么做。也研讨自己,想悟人生。

也许我们都是一样的,我们有我们该经历的,一些想执着的,想解决的,各式各样的核心价值观。

对于Youtube,social media IG的观点,比起上一年,改变了很多。我见W说,想念看我的视频,其实心里有一小部分的我还是挺开心,我享受呀,享受做影片,也因为做影片结交了很多很棒的朋友,在美国最好的朋友就是看过我影片间接认识的。但我知道我的改变是好的,是我需要的做的,是对我来说最真实的,是我真正想要的。怎么说。我突然悟到了人就有这么多时间,一次做好一件事,比起想要完成10件事来的更简单,这道理很简单,是吧?与其分散我的注意力,不如就专精一件事,等这事上了轨道,再忙下一件真的也不迟,如果需要一辈子的时间做一件事,那也许,就该花一辈子吧。在悟这回事之前,当然也经过很多与人的谈话、小启发,看了不同的资料,更多更多的是自我内心的探讨,自问,静坐,往内心里去。什么才是那我最想要的?

同时我也不想再滥用别人给我的关注,我知道我有价值的,但我想要更踏实的,建立更多内涵,让自己更真才实料的影响,而想要达到那阶段是需要好多好多好多时间和力气。

但到最后,我就只是一小小的我,我要做任何事让「我」满足于「我的」这一生。

现在对我而言,“分享”太多,接收太多外来的看法,对我的追求没有好处,所以我选择搁着。开始的原因很简单,但暂停的原因也没有多复杂。我还是喜欢写字分享我的心态和想法,但其他的,有点太多了,目前真没有任何欲望去经营。

Priotitize,一天就有这24小时,减去健康的睡眠时间,16小时左右供你享用。有的人很擅长一件事并不真的是ta真比我们神,就只是对方优先了那件ta觉得是最重要的事,而投资好多时间进去,也许就是这样习惯的栽培,对方真的比我们神,老早先悟到了这道理,而道理真的好简单,但谁不会有的时候跌入太多的干扰而忘了、模糊了自己真正最想要的。

创意·创造。其实我爱的是什么?我看了「热忱」这回事,原来热忱里面也有很多不同的形式,我前阵子质疑我对创作艺术的热忱,但后来看了一些文章什么的,发觉原来热忱像个大雨伞,里边还有很多小分叉,每个人索求的,同是热忱,却可以有很不同的形态。

而我会一直探讨追求,因为人若没有追求,生活枯燥,会迷茫,毫无目标是很难受的。问自己,别人给不了我们我们的答案,已经在那里,要去看见,去听自己的声音。享受那份过程,我们都该经历该经历的。

看那些有智慧的人的演说,听他们的想法、研究。只能说这人生怎么那么有趣,我也许从来没有这么的对人生有感,感恩有这生命的机会,这么多新鲜的事物能去发掘,同时也有那么远的道路可以去经营一件事,专精,一辈子也许都不够。

不停的打破旧思想,迎接新的概念和价值,保持个开阔的视野,愿意去聆听一切,换位思考。接受事物的样子,不去设限,不去执着事物和我们的想象有所落差而失望。但难免有时候会有悲伤,但没有悲伤,我们也许就无法那么好好珍惜「喜悦」时分。

懂的人会懂,不需要急着证明。

IMG_5512.jpg

 

 

夜里,烛光反思

凌晨三点钟,我查了查到底“半夜三更”是几点。很多废纸堆积,撕了撕,丢一丢,看玻璃窗上的我的倒影,重叠在窗外城市景观,还有两束烛光、轻音乐、热茶,当然了。情调。我随手画了画自己。写字和画画,有时候我也分不清我更喜欢哪一门,感觉写字对我更多是自然的记载生活点滴,专不专业完全不重要,就是存粹喜欢,但是画画是有所追求,会给我压力,会想做的很好很好,也是种喜欢。

高速生活,脚步很快很快……似乎慢不下来。放学回家,稍微想了想怎么给我这小小居住空间改造一番,我也想知道到底她多少平方米,阿不然小小是多小我也很难告诉别人,总之很小就是。记得刚搬来第一年,什么都是暂时性的,学期一完成我就回家,因为房租很贵,但是是月租在一个青年旅舍,回家的机票就只是一个月的房租,暑假回家三个月,是省钱。还记得有个亲戚轻轻嘲讽说我拼命回家钱很多之类的,想让他试试我那样搬家,想买书都只敢图书馆借因为不能拥有太多东西,但当情绪消散的时候,知道其实都没有必要想证明什么,更没必要给他解释,轻轻一笑,都是人,别人对我们怎么样,也许真的不是针对我们,而是本身的经历造就,学习到的是我不会这样让别人有他给我的那般感受,也多多少少想努力活得好好的,提升自己的涵养。

那样搬来搬去的,哪里来的归宿感啊,就连家具什么的,更重要就只是能丢弃,不花钱,反正不久我又要搬家了。

扯了那么远,我是想说,这快捷的步伐让我这学期有好多次,上完课回家就昏倒睡着,半夜才醒来的,是真的身心疲倦,用尽精力啊。休息是很重要的,但有时候生活给的精彩,让我不舍得休息呢。醒着就想做事,我觉得是好的,但想做的也许有点太多,也许该筛选,什么更重要,时间就那么多,但时间也是很多的,站远一点看,有些事可以等啊。

滋润的生活,我很喜欢“滋润”这两个字,读起来,含义,都很喜欢。但其实好像很少真正有机会用到,是那天C给我说:

“……生活可以是很滋润的,……”

稍微要我去描画,去看自己向往的那般生活。

怎么看5年后的自己,这问题要说废其实也挺有深度,去反思自己,但说实话,我好难回答这问题,5年前的我都没想过想留在美国,都没想过来美国吧。哇(我惊叹)

去了orlando,为见J比赛是一原因,想去看、去感受Florida,小时候看爸爸妈妈去玩,胖得像头猪回来,感触很深的去看他们那时候去的地方,更深的是再次去看见今天的自己这样住在美国,过着这样的生活,还真是万万没想到,其实我以为我小小的野心,这样看来也是挺不小的。

近来每次与J的对谈,我们都会讨论社会地位、金钱等的一些看法。可以那么坦诚,没有压力的去谈一些敏感的话题,了解双方的出发点还有不同角度的思维模式,我很珍惜有个这样的好朋友。刚来美国的我和现在的我,在这段感情的变化中也很显然的看得出差别,我怎么成熟了,怎么更勇于表达自己真心的感受,怎么的谈话相处之中找到最舒服的自己。情感的处理也是一大学问,而我觉得自己很幸运的拥有那么多很棒的感情,让我在每个人身上,每段相处中学习,扮演不同的角色,生活多有趣。

有两个J,别搞混。两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男人。

但我来轻轻一谈这J,说实话寒假才认识的,但却已深深的,像树根那样长进我的生活里。跟他相处,觉得看见自己像动物的天性,这样形容挺怪的,不是只是在床上的那样,是那般好奇的眼睛,看着这会呼吸,会眨眼的生命,那么靠近我,那么温暖,那么深情。恋爱的感觉真好呢,我知道了,真的知道了。

我和闺蜜说,你要看着我啊,如果我太超过,太盲目什么的你要轻轻提醒我。她说,我宁愿看你盲目于爱情,我也不想你那么女王的。

怎么说,身边有几个看着我,是心疼的。却也为我骄傲,在我脆弱的时候给我肩膀。不需要心疼的,因为我有你们啊。

在我和J讨论那些钱与幸福的课题时,他说钱是能解决很多问题,没有钱,关键问题是生存,其他的如婚姻、事业、生活的意义啊什么的大问题,暂时没法花太多心思吧。但有钱人有有钱人的另一套问题,大家都有问题啊。哈哈哈哈写到这里我觉得挺搞笑的,我的语言能力啊。看这影片

其实去Orlando最开心的也是与各种Uber司机的对话,那种陌生人,你知道你再也不会再见,你可以告诉他所有事情,也没伤害,就是多一首人的故事。他问我喜欢现在的生活吗,我说喜欢啊,他说那你有答案啦。

家是什么,在哪里,是人,是发生着的事,在做的事。我心灵上感觉有一道门被开锁了,感觉自己有一部分被自己解放了,其实就是要去相信。也很感激身边的人,尤其是特别的那位,你知道的哈哈哈哈哈哈哈。有时候还是不确定对方在想什么,难免有时候会有点患得患失,觉得这是两方爱的分量挺平衡吧,两人都很在乎,小小的害怕失去,不把彼此视为理所当然。在不久前,感情经历了转折点,而也挺感谢自己去让它蜕变,现在我可以说,遇见你是我最开心的事,有你目睹我的人生,我觉得很幸运,很幸福。有说人我话说得早,有人说是蜜月期,也许是,也许不是,但怎么样都好,我很期待去享受这躺旅程。

我说我不会再那么轻易放弃,那么没自信,害怕受伤而宁愿逃避,因为你给我的太多了。我说你让我相信爱情,相信我值得被爱被呵护被尊重,你让我知道自己的价值,也让我更认真对待生活,想去做更大的事,同时也带给我很多欢乐,生活中的压力,见到你开心,因为我而开心,就像是努力了一天的奖励。我爱我们,很享受沉浸在爱情里,但也愿意牺牲一些玩乐的时间为专注提升自己。沟通,心里不留疙瘩。因为有他而骄傲,想一直在身边支持他,相信他。

坠入爱河的我,创作灵感、生活观都被影响着,这样的自己,其实也温柔了几分,原来我也可以柔软的对自己,我也很喜欢这样的自己。

我看着我画你的肖像画,你说你爸想买他,我说我再画一幅给他呀,他说不,他就要这幅。我嘴角在上扬着。

非卖品。

 

当金钱也许不是那么重要的追求的时候,你会想追求什么?金钱真的是自由、更多时间的交换吗

独占自己的时间

逃避human interactions的周末。将所有的时间私有,什么时候有点小愧疚,不是应该就是这样的吗。所有时间。包括你该做但不怎么想做的事,只做你真正想做的事。总要有点小转折让自己重新重组生活的规律,再问自己到底在干嘛。你在做的事情是你真正想做的,还是你想要你做的,还是你别无选择就必须做的事?别把自己困着。

人有着这么多种情绪,以为就七情六欲吗,不的,34000种。

 

我不是时时朝气蓬勃充满能量冲刺100分的,独处的我会有点好不一样,也许还有读者知晓少许,文里隐隐约约穿透这般意境。其实有更多时候我是自己也不太懂得自己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在做我在做的事情,可能有些懂,但真正往里面瞧,问自己的时候,我也答不出来,但有没有必要什么都懂呢,不断的探索,人生多有趣啊。无可否认我是个挺敏感的人儿呀,稍微风吹草动我就想知道自己怎么了,稍微有什么新奇的概念我想尝试的,就稍微想想但也没想太多就去行动了。年少气盛,且慢啊孩子。长大教我该有的顾虑不能省略,不然日子久了,也许会酿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什么都做点,什么都没做好的情况发生。

又有另个想法是每个人开始的时段不同,想要的不同,社会给我们塑造的“最好的你”,是真的你觉得最好的吗?我急躁就是因为我觉得我慢了,但这快与慢是谁定的?是与身边人比较吗?人比人气死人啊,慢点,慢点。我喜欢听人说话,我喜欢聪明人给我脑开发开发。我听这个standford老师的tedtalk。我记得那天晚上我抱着J,我说我想要你是最好的你。但我是谁来判断他是不是最好的他?只有他自己知道,什么才是他最想要的自己啊。我也被社会设下的标准影响了。很棒的演说,点这里看

除此之外还提了预想自己的人生。认识了这位大姐姐,有营养的对话,心灵的鸡汤。她给我反思,想象自己的人生,过来人,他们懂20出头青年需要这般静坐冥想,谢谢有心指引我的你们,我一直都有在听进去的。我想我确确实实在活着第三种(看上面的tedtalk),简单来说就是如果没有任何其他因素让你顾虑着(钱、生活、钱等),你会怎么过?画画,在三藩市画画,美国最贵的城市画画……

“你没有烦恼该抱怨的。” “我曾从不可怜有钱人。” 冷暖自知,但我明白说话的人,很少时候是想“针对”谁,就只是大家有着不同的出生,不同的经历,塑造成今天的自己。千万别把话往心里去,人生就快乐很多的。保持感恩的心,但也明白问题、烦恼永远都会存在,学习和睦和它们共存,将它视为过程,推动你。遇到瓶颈啊,瓶颈是转折的良机啊。小事,小事,咬牙去做就是。

另,我也听了个情感咨询师的演说,(就画画的时候你需要放着可有可无但有你会好过很多点的背景音乐/谈话/等)。我想,其实感情上也许每个人都有一些自己该解决的小结吧,什么事都是,但我就觉得我谈恋爱这块,好像真有点不知怎么说的一些,内心该解开的结。也许自小看到的,我就有点对爱情有自己一番见解,我相信的,不是我想相信的,但也知道需要时间和一些正面的经历来突破我的旧思想。不容易啊。但我该相信是可能的,是有希望的。一切都很好,我很爱我现在有的这段爱情。

事业。谁来帮我看看我有没有事业线啊。纠

水彩。很爱水彩,最爱水彩了。水彩是有生命的,随着水的流动,不能完全掌控,你要让它do its own thing,自然流动、晕染、疗愈啊。不能太慢,但也要很多耐心。我好爱画水彩,悟人生。画画多棒,记得妈妈问我,为什么你喜欢画画?我也不知道。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真喜欢还是想要自己喜欢的去开始,但经两年的琢磨,我想我可以说我是真的很喜欢,但喜欢发觉的没太早,起跑点小劣势,当年的顾虑还是真的有在发生的,但我很庆幸自己还是选择了走艺术,因为发现自己真的很想把它做好,而那做的好的标准是自己给自己定的。

刚提到,将时间私有。我去买菜,我写字,我打游戏(主要欣赏那出神入化的动画,好美),我看书,我彩水彩,我买机票去florida。我在网上搜,看,我到底喜欢什么?我喜欢自然,我喜欢水的倒影,我喜欢深度,我喜欢有感,我喜欢雾气模糊,我喜欢黑暗,我喜欢幽美,灵异但优美……我喜欢contrast的value,颜色要么不要太多,要么就超级多。不知道,我喜欢说故事的,设计感流动,但我也喜欢平淡,停滞的。其实我喜欢什么?有感觉的。有感觉就是了。那感觉你要怎么说,你诠释的与我也不同。

将时间私有。全天播着轻音乐,烛光,在我的小窝里。我说爸爸我想和你说话。一杯一杯没有咖啡因的热茶,它们各自还给我一句句小语录。人生不就是这些小小的琐碎事最值得去看见吗。

 

 

 

 

继续画画。

你难道不喜欢时而忧郁的自己吗?

IMG_3930.jpg

喜欢。

想写就写了

到底是命运选择你还是你选择命运?

左手上的小月亮不知怎么痒起来,也许一整天待在小暖气房里太干燥,开窗灰尘又满间,多喝水。

人,说话,文字,感染。creative block,他们叫,看,难产的作品。当然,上网搜了搜怎么办,第一个建议是写下来,看到这一行立马把它关了,什么好建议。昨天跟她通电话,她说“画画谁也会画” 还说哪个朋友一天挣两千四千块澳币,想想那人的压力多大,你这小小一桩也过不去。我说嘿,你这根本没有让我好过点,反而让我感觉更糟糕。我们嘻嘻哈哈根本没在认真,冷嘲热讽互相损对方,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相处方式,记得曾经还打着电话哭着难受的。人呐,真有什么能好认真的,特别是如天气般善变的我啊。

他说,“你选择,你的欲望想及的能力,更准确来说,它选择你。” 到底是命运选择我们,还是我们去选择命运?诗人,艺术之人,是否就是感官太敏锐,对万物都能有感而发,换句话说也太戏剧化,太浮夸。我想我可以将自己归类其中,因为这风雨不测,非常急躁善变的女子,似有那般自由浩瀚奔放的灵魂,连她自己都不懂得。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,但有感最重要。

保持抑郁,适宜创作,人在伤感时分,足于激活创意的区块。保持,压抑,创作,厌恶创作,再创作。有多少可悲的故事,但人们喜欢的故事,有多少不是辛酸,多少不是坎坷,多少不是痛苦的挣扎。生活是多么美好,但想必也就有多少的不美好,Ernest写道,在智慧者身上找寻到的快乐,是很罕见的。我怎么想不通。真悲催,丧气。

难道你不喜欢时而难过吗。好好享受低潮,善用多变的情绪,感受。中学有位老师会看手相,他什么都没说,好像就叫我继续走下去之类的,他是我中文老师,挺欣赏我写作的。我记得那时候写作文的节课,我立马选题立马写,没有什么需要想的,写作不就是想到什么写什么吗。Y说我画油画超快,看看身边的同学,我确实是挺不慢的,但不就是看到什么彩什么吗。我就只是看到什么彩什么的阶段。还在训练自己能看到的,但更多的已经要是突破自己所看见的,设计,风格,想要表现的是什么,说什么故事,传达什么信息。

我从来都不是爱画画的那类人,我没有什么从小画到大的习惯,记得一毕业想念美术还是会质疑自己到底多想要,如果真想,为什么从来没认真的做,那那想要是不是就只是想要自己想要而已?很多的成长,想法上的改变,自己都对自己刮目相看了,别说是从前的老师,他提过,想不到我能做到,静下来画画,不像我的性格。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有着稍微冲突的性格。

但也没所谓正不正常,这就是我吧。我心中所追求的,想去执着的,想去提升进步的。小月亮还是很痒。

 

没什么能怨的了,这是当然的,我很警惕、清楚明了,但谁没有所谓的问题,想改变的,想争取、把握的,而过程哪会是简单、不幸苦的,痛苦以后就有所成长,人最快乐的时候是不是就是当你在兴盛的时分,与你所爱的人共享,为你所努力做的所有选择骄傲。你给予生命多少,它将赐予你,还给你。凡事要三思而后行,但别超过三思啊,再想下去也许就成不了事了。做着的时候也别就认定就是那条轨了,力争上进过程中也要观察周遭其他的更好可能。

 

写着写着又想说,孩子,你写的文总像在给人一些启示,但其实乱糟糟的你,总只是在写给自己。有多少的早知道,但从来不觉得后悔,因为我知道当时做的选择,都是在当时能做的最好的选择,但经时间的过滤,该调试的还是没法不违当时的承诺,什么是能永恒不变,即使不分手的爱情,也是一直在蜕变,变得不一样的样子,却还是契合着而已。

 

太多话是我其中一个小特征,就太多话我字也能写很多。我今天把自己关在房子深思,坐在地上、桌前、床上,创作,写的写,画的画,我还是不满足似的,但我知道我今天又砌了多一块梦想城堡的砖石,我该为自己骄傲,我该犒赏自己一个好眠。

 

晚安。

DC061CA7-09A4-43DC-91B8-865AB482B197

我真正的恋爱了

真正的恋爱,我想也可以将它诠释为我真正成长、成熟了的看待这一块。谈着谈着现在这段感情以后,认知我曾有过的恋情,更多的成分是为增长经验(自己根本还不相信爱情嘛孩子),试一试水温的想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,不喜欢什么,自己是怎样的人等等。从前的心智比较幼稚,懵懵懂懂,看太多连续剧。曾经的我只会走一步看一步的,没有什么大未来可想,只知道,不会走到最后,不需要太操心。也许有人真正爱过我,但我好像从来没有这样爱过一个人,这样有为自己未来着想的去谈一段感情。

说一说我从前看待浪漫情感的观念。

我觉得我才几岁的,这些恋情,谈个好玩,没什么好认不认真的,成不了就算了,再找行了。好啦,听起来我好像挺无情的,但当时的我以为那就是爱情啊,谁给你那么认真,人不为自,天诛地灭,你不想受伤,那你就不要投入太多啊。初中一年级我第一次“喜欢”上一个谁,我以为那是喜欢,天呐,现在想回去,真的好可爱,好搞笑,我好爱成长,再回头去笑我的过往,感谢自己不再是那个样子了。我觉得吧,我看待恋情的方式,多半也是遇到的男子呢,要么也是好不成熟,要么就是我没想清楚就只是需要有人疼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谈谈恋爱吸取一些经验,没有伤害是吧。

我到了美国好像也还是这么想的。虽然没有什么积极的去物色寻找,但有可爱的来投奔,我就好吧,谈谈恋爱没有伤害,哈哈。女子,多半是不相信自己会遇到吧,听起来可悲,可是也没有什么,我一直注重在自己身上,投资时间增进自己的价值,也是一个健康的思维。直到……

我遇见了这个人,你要我形容他好,好什么,我说三言两语我形容不出来,写篇文章,也许也就只能给你一个稍微比较具体的感觉,就感觉我多么的粉红色,但要怎么形容,你要遇见了,你也许就会懂了吧。我一直觉得电影啊、小说啊、卡通啊,全都歌颂着这爱情的,是不是有点太多了呢?真的是有那么伟大吗?真的有。

IMG_0249.jpg

见你我最高兴,you’re my favorite.

天啊,小莉丝也许不会相信,她在长大一些以后,既然遇见了比自己还爱自己,自己也爱他比爱自己多的人。他让我相信了,是有可能的,是很难得的,而我也希望每一个人都有机会体会这样的感觉,有这样的相遇。

当你渐渐成长,身边发生的事,发生在你身上的事只会越来越多,很多好事,但难免有时也会参杂着不太美好的事。人生中啊,你难免会不小心受伤,时间也许是最好的创口贴,但这伤口愈合的时间,多长你并不知道。

我是个乐观的人,但也是个挺逞强的人。我发现这时代,我们鼓励人们,教育大众做好人,做好事,世事艰辛但也要积极向上,快乐过一生你要一直保持乐观、正面什么的。负面的情绪也是该得到关注的,人都是软弱需要温情滋养的。我曾以为一直坚强,不露出什么感伤的,我会越来越强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你知道吗?后来我听个podcast,主持人说呢,真正的勇敢,是敢于表露你的脆弱,阿不然就是很懦弱的隐藏而已,敢于寻求援助,敢于给你爱的人进到你内心深处,了解,知情,正视你的问题,才是真正的勇敢。你能更快的真正走出那些不快乐。

我从来不想把困扰、烦恼严重化,我的生活多好啊,何必去把不开心的挖开,博取别人的同情心吗?还是自己的?但亲爱的,人是很脆弱的,但也是很强大的。有天明白了,就真的会懂了。啊……多好啊,真的,多棒。

为什么写着写着写来这里?因为这很棒的灵魂啊,让我爱的好多层次,让我感受到人生更多的感触,活着多好啊。我爱的不只是我爱他,我爱他欣赏我,尊重我,爱我,还添加了,我爱他因为他让我更爱我自己,我爱他因为他让我发现我忽略了的创口,他让我看见了我没看到的自己,我爱他因为我们都让彼此想成为更好的人。我需要他,我想要他,我爱爱他的自己。

我觉得年纪轻的人,经历没有那么多,所以我喜欢看真人真事,从别人的人生获取那些经验,所以我遇上什么难题,我都喜欢寻求一些年纪比较大,我尊敬的人的意见。把事情摊开来讲,获得种种不同方面的建议,这些可贵的人脑啊,多棒。但最后,人生是自己的,你怎么选,你怎么活,不应该跟着任何的人的尺标,但真心的关心是有必要听了再思考、沉淀的。感谢自己让自己围绕在这些真心爱我的人们周围,感谢自己从小就懂得你想成为怎样的人,唯有把自己放置在那些人周遭。也许你觉得你不太聪明,但这些聪明的人会慢慢的感染你,启发你,让你长智慧的。有一天,你会是他们的。

释怀,懂得放开还是一门很大的学问,尤其是跟随你多年的根、文化、思想、核心价值观。但如果有什么是你心里不再认同了的,不想再传承下去了的,即使艰辛,也不该觉得是遗忘了自己的根源,或什么道德上的过错,是对的选择,就应该勇敢去改变。当你渐渐成熟,你会知道什么才是对自己最有利的,什么才是自己最想要的,唯有自己能为自己负责,到最后,没有谁能为你可惜,唯有能为你庆幸的。

“You can never plan the future by the past.”
– Edmund Burke

把过去的放在过去,往美好的未来前行,做好现在是为自己做最好的准备。

IMG_3595.jpg

莫奈。

 

 

我爱你,杰克 (I love you, Jack)

转变

在图书馆写作业,那家每次6点后食物有50%的中餐buffet倒闭了,但走个3分钟有另加分店,其实为什么那么靠近还要开两家?星巴克也是这样,hmm,告诉我是不是什么商业手法,我可以考虑以后开店也两家开在一起。

 

论成长,免不了那些转变,看着真觉得万物没有永恒,形式一直在变,也许核心还保留着,但哇哦(wow),好多改变…… 我像三藩天气转变大的可以前一秒下冰雹后一秒出太阳嘞,有时候发觉这变太快,我还有点跟不上,激动害怕受伤害。(又喜又泣的)

也许这是个20几岁年头的倾向,一直在转变一直在寻找那方向,兴趣满是,却不确定哪个是自己想坚持的,但也好好玩,东西都好新鲜。其实是不是也不需要定下一个方向,可以一直漂流啊?

我觉得也许一直飘荡,有天也会渴望定下来,就只是还找不到吧。到后来也许会希望自己曾好好投资时间在某一处,现在就有一番小成就了,有一番自己的研究。我想过从高中毕业到现在,我是有找到我想专精的地方了。

真的,人说那些年纪轻的成功人士,是因为他们在更小的时候就有一清楚的方向,然后沿着那个目标前行前进,今天才会已经在自己想在的地方。真的,一半想要一半不确定的,或者说就不够想要吧,也许就只会在原地打绕。不知道你,但我是这个样子,哈哈。

是,东西都有在做,可是也没特别想得多远。就浅浅的做,试试看的心态。 但这么说,不意味着那些不重要,那些都是很重要不可轻视的铺陈,没了那些尝试,我不会更了解自己想要干嘛,就只有边做边观察,什么都不做就不会有收获,付出多少收获多少,做多也许错多,但犯错也是种成长。We all have to start somewhere.

人都该有适当的节制吗,你觉得?我记得那段随所欲为的时段,现在觉得有些纪律,有些主动性的控制,其实也挺有趣的。建立这强而有力的意志力,对自己严苛是因为想要更大的自由,你认同吗?还是觉得如果自己开心何乐而不为呢?

想做的真的很多,能做的也好多,这样的充实,累得很开心。就醒着的每一刻都没有在浪费,松懈/休息时分又与亲爱的人们共享quality time。做作业,画油画、水彩、电子什么的,就与自己独处,可以就静下来享受那非常不经意就流失掉的时光。啊……我天哪,这个zone,这一段还真是我喜欢的步调。

 

IMG_3423

180 New Montgomery

 

同样的一条街道,在刚来的时候,A来拜访。坐在他车上,这拥挤的公路,未知又不熟悉,没有温度。被破镜,功课护照被偷,就只剩一根J,天呐那情况配上那根本是雪上加霜。多不悦,是可以难过到生病的感觉,你懂吗?你懂的。

现在这座城市充满着我自己的故事。B发短信说他下个月去马来西亚旅行呢,说他老板在那里,已经想搬过去了。我问为什么,我说那里是很好,但三藩哪有那么差,我好喜欢这里呢。他回复说,你从前也没那么喜欢啊。

那天司机先生说,他搬得远一点了,只回来上班,说这地方与他曾经认识的已经不同了。那老师跟我说,他也搬走了,对年轻的我也许很多姿多彩,但或许容不下他和他的妻子。

你说,这地方,就只是个地方。

每个人诠释着不同的含义,用不同的眼光去看,是体会影响着,是相遇的人创造你的周遭。是人。

时间是有的,当你想做很多的时候,别小看那安排时间的时间,好好的分配时间,你可以有更多的时间。记得那些有太多的时间可以浪费的时光吗?我一点都不想念。

我们谈着结婚的事,他还真有去查了一下,到底是去哪里找这样的一个好朋友,好知己。我永远不会知道,我在这 美国 ,会结交到这些我知道我一辈子都会牵挂的人。

他看进我的眼睛,他说我们会当一辈子的朋友对吧,我们浓烈的爱着,却想着一辈子都拥有着彼此,即使后来可能不会再是情人,但谁知道呢。感谢有你。我说我和他说,只可惜我太早遇见你,也有个她跟我说,错的时间,对的人,这理论不存在,错的时间就是错的人啊。你听过那语录吗?你让我知道为什么我与其他人不可能什么的,嗯,你让我知道为什么我与其他人不可能。遇见你,认识你,我就知道,你就是那个人,即使还是觉得什么太早遇见的,但不太早,这就是我该遇见你的时候。It’s never too soon or too late, it is when it supposed to be. – the time keeper.

她说八月到九月来找我好吗,如果我不嫌弃她当电灯泡。她们还是女王女王的叫,我微笑,好想她们。希望C也能一起来。

我说Y,我们一起回家过年啊,M也一起来,J也一起来,大家一起回家。我想要你们全部都在我身边。

我也好想要把全部的时间放在工作,自己的工作和为别人做的工作,成就与满足感,是生活给你的乐子啊。

我说K,你总是能启发到我,即使是一句话,我都愿意去深思,因为你就是高明啊,深不可测,受我尊敬。

我以为我知道,但我知道得越多,我越知道,多的是我不知道的事。哈哈

 

 

 

“Act always as if the fate of the universe depended on what you did, while laughing at yourself for thinking that anything you do makes any difference at all.” – buddha

 

 

 

IMG_2770.jpg

Kathmandu, Nepal. Summer 2018.

 

如果你可以活一辈子,但身边的人都会死去,你会想一直活着吗?